2022-06-18 05:45

校园性侵犯条例不够完善,引发了彻底整改的呼吁

任务,菅直人。(美联社)卡拉·阿兰戈说,一开始是一起宿舍性侵案,随着消息在校园里传开,情况变得更糟了。她说,攻击她的兄弟会兄弟冷落了她,在食堂里窃窃私语,屏蔽了她的电话号码,并在社交媒体上取消了她的好友关系。很快,她的成绩开始下滑。

阿兰戈在北肯塔基大学(Northern Kentucky University)第一年的经历凸改建工程中标显了专家们认为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的深层次问题。1972年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禁止教育中的性别歧视。这个月就满50岁了。

这部法律被认为是大学女运动员的游戏规则改变者,它还应该保护像阿兰戈这样的性侵犯和性骚扰指控者,为她们提供搬迁宿舍,甚至把攻击者赶出学校等选择。

原告和倡导者说,在实践中,这部法律的保护力度不够。

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制定的两极分化的规定,让学生们不敢站出来提出虐待指控。那些被指控的人将面临由他们选择的人进行的现场听证会和交叉盘问。该规定还缩小了性骚扰的定义,允许大学忽略大多数发生在校外的案件。

他说:“这只是在大学校园里创造了这种性警察国家,我认为这远远超出了确保男性和女性获得平等的教育机会。”

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管理者协会主席布雷特·索科洛(Brett Sokolow)说,学生们提起的性行为不端案件越来越少,其中大部分——超过90%——现在都是非正式处理的。他说,有时被告会简单地同意转学,这样他们的新学校就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代表幸存者的非营利组织“平等权利倡导者”(Equal rights Advocates)的律师马哈·易卜拉欣(Maha Ibrahim)说,尽管高校在裁决性侵案件时遇到了种种困难,但《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至少让它们有责任保护原告的权利,因为他们本来可以起诉。

"如果它不存在"text-indent: 2em;"> ___

美联社记者科林·宾克利波士顿报道。

___

美联社教育小组得到了纽约卡内基公司的支持。美联社对所有内容全权负责。